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是一个这样的男人第三章(

乱伦小说   2021-04-08   加入收藏夹

第三章
回到家后,打了几个电话了解一下明天宿营的情况,然后随便地收拾了一下
宿营的衣服,就累倒在床上了。
射了三发,在体力上的消耗自然大,但真正令我感到疲惫的,却是精神上的
打击。
首先是女友颂玲被轮奸,而且或多或少逐渐有成为肥龙的性奴的趋势。
然后,我竟然对肥龙的话着了魔似的,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没有用的男人,居
然强奸了颂玲最好的朋友婉茵。
虽然婉茵似乎对我并没有太多的怪责,但我仍然感到非常的后悔。
而且,我对自己是不是一个没有用的男人,依然感到十分的迷惘。
千般念头涌上心头,这一夜,实在不好过。
不好过,仍须过,总算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虽然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跟
没睡过差不多,疲劳得要命。
例行公事般的回到学校,第一个见到的是婉茵。
我有点不知所措,想别过头去装作看不见又太明显,可是我又不知道该说些
什么好。
倒是婉茵虽然也同样的感到尴尬,但却先开口打招唿。
「阿志……早晨……」
「嗯…呃,早晨!你……这个……昨晚怎样了?」
回想起昨天的事情,我实在不知道怎样面对。
「嗯,我问朋友拿了点药吃了,应该……没事的了。」
我知道她说的药是指事后避孕丸,这令我想起昨天婉茵在我胯下哀求我不要
内射的情境,想着想着,想得有点呆了起来。
婉茵似乎是看穿了我在想什么的样子,也脸红红的别过头去。
我想这继续这样只会愈来愈尴尬,还是先走为妙,于是道:「我还是先找颂
玲,到了营地再找你。」
「嗯!好的!你也别让颂玲等太久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才在操场的一角找到了颂玲,只见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木
椅上。
我还没有走到,她就看见了我,主动的走过来扑在我的怀中,我也轻轻的一
手搂住了她,一手轻抚着她的秀发。
「阿志,你终于来了。」
「嗯,来晚了一点儿。」
「对了!宿营的时候,婉茵会跟我同房。不过婉茵她说到晚上的时候她可以
偷跑去跟别的女同学一起睡,这样的话,晚上你就可以过来……跟我一起了。」
我「嗯」的应了一声,之后我俩再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想享受着近日难得的
宁静。
旅游巴终于来了,我们陆续的分班上车,我跟颂玲坐在一起,肥龙跟我们同
班,自然也在,不过他只跟平时与他熟一点的同学坐在另一边,而且他整个早上
都没有跟我或是颂玲说过些什么。当然,也有可能在我回校之前找过颂玲。
至于婉茵,她跟我们不同班,坐在另外一辆车子。
车程不算很久,大妁四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目的地。
这是我们高中的最后一年,这一年之后,有些仍会留在原校升读预科,但更
多的会是各散东西,这次宿营,主要是让我们好好的聚在一起,会一些可能以后
再也看不见的同学好好地玩乐一下。
我和颂玲、婉茵都不例外,与其它几个相熟的同学一起在营地里玩了大半天。
不过,颂玲表面上虽然玩得很尽兴,但是在知道内情的我看来,她总是不时
的在脸上现起一阵阴霾。
至于婉茵,整天下来我跟她的说话都不多,毕竟双方都仍然处于十分尴尬的
阶段吧!
晚餐过后,学生们都三五成群的走到各自的房间。也许因为这对很多学生来
说,很可能是最后一年,所以学生会少有地大方,租下了较多的房间,所以让我
们可以二至三人住一间,不像以往的宿营一般十多人挤在一起。
当然,回到房间之后,大家都没有打算太早睡觉,可能只是先洗个澡,又或
是小睡片刻,预备晚点继续玩乐。
虽然这次宿营有老师随队,但是因为这可能是我们这一群学生最后一次可以
这样无忧无虑地玩乐,所以都没有对我们作太大的管制,玩至通宵达旦也没有问
题。
不过我和颂玲则是早早的回到房间,始终我俩在这个多星期都没有太多二人
独处的时间,都想好好把握这难得的机会。
我自个儿的坐在床上,颂玲则是很干净俐落地把衣服都脱掉,对比之前,这
是极少有的主动。
而且,颂玲一向讨厌阳具的腥臭味,但是此刻却居然主动地拉下了我的裤炼,
掏出了我的肉棒,更吞含进口里。
我原本没有想过进度会这样快的,因此肉棒其实还没有进入状态,不过现在
却在颂玲的舌头轻巧地挑逗下,在她的口内逐渐膨胀变大。
看见颂玲反常的举动,我猜测是因为她被其男人侵犯的经历,使她对我这个
男朋友有着愧疚感所致。
我回忆起光碟中的影像,不忍地轻抚着她柔顺的发丝,轻声道:「颂玲,不
喜欢那种味道就别勉强了。」
颂玲吐出了我的肉棒,说道:「不……我可以的,我只是想好好的服侍你。」
颂玲在说话的同时,用双手使她白玉般美丽的乳房挤出了一道乳沟,来为我
的肉棒上下套弄。
颂玲不停地变换着刺激的的方式,有时是用手套弄着肉棒,有时是用手搓弄
着我的睪丸,又或者用舌尖绕着我彷佛烧红了的龟头打转。第一次享受颂玲如此
热情主动的招待,触电般的感觉蔓延全身。
「我快要射出来了,颂玲,你再这样的话……」
「不要紧的,你不用强忍,只要你喜欢,对我我直接射出来就可以了。」
听见了我的说话,颂玲非但没有停下来,反倒是加速套弄和吞含。
我实在无法强忍下去,只得把精液一波又一波的朝着颂玲可爱的脸孔射了出
来。
由于昨天才射过三发,所以今次的份量不算多,但也足以使颂玲的鼻子和嘴
巴沾满了精液。
看着刚被我颜射完了颂玲,心里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我来帮你擦
干净。」
颂玲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把脸上的精液都拨进嘴巴吞下去,然
后温柔地以舌头舔干净我的肉棒。
把一切全看在眼里的我,肉棒很快便又在颂玲面前硬了起来,彷佛在向她示
威着:「我才不会那么快倒下呢!」
看见肉棒迅即回復精力的颂玲,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爬在我的身上。
「今晚让我好好的替你服务,好不好?」
我点了点头,让她自己坐在我的肉棒上,虽然早就已经跟颂玲做了不知多少
次爱,但当看着天使般俏丽的可人儿被自己的肉棒逐吋逐吋的攻陷时,依然感到
无比兴奋!
终于,我整根肉棒都没入在颂玲的阴道之内,颂玲整个人亦俯伏在我的身上,
一边摆动纤腰,一边与我亲吻着。
在颂玲蛇腰舞摆之际,滑熘的乳房和早已变硬的乳尖在我的胸膛上磨擦着,
再加上亲吻时,颂玲嘴上传来柔顺松软的感觉,使我整个人上、中、下三部份分
别享受着三种不同的快感,刺激无比。
我舒适地享受了一会儿之后,我决定反客为主,一转身,颂玲就反被我压在
身下,剧烈的转变使得颂玲娇喘连连。
我发力狂攻着颂玲的下身,不停地发出「啪啪」声的同时,颂玲口中断断续
续地说着令人情欲高涨的浪语。
「啊啊……阿志……啊……你、你好坏……把人家快要干死了……」
「唔啊……嗯唔……你插得好深、好入啊……」
「你、你都……啊呀……都顶到人家最里面啦……」
「唿……唿吸不到了……人家、人家爽得透不过气啦……」
「用力些……大力些……把我干到死为止……」
「啊!来、来了……高潮了……」
以往,颂玲虽然也会说些淫语来让我在和她做爱的时候更加兴奋,但是却绝
对不会说到现在这个程度。
我猜想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因为肥龙这一阵子以来不停地淫辱着颂玲,虽然
每一次颂玲在心里都非常抗拒,但是却无可避免地改变了她在性爱这一方面的态
度,变得更开放、更淫荡!
当我想起肥龙不断地以不同的方式来玩弄着颂玲近乎完美的身体时,一幕幕
荒淫的画面在我的脑海中出现,强烈地刺激着我情欲的神经线,使精液一股脑儿
的在颂玲因高潮而剧烈收缩蠕动中的阴道爆散开来!
数分钟之后,我把阳具从颂玲体内抽出来,精液这才缓缓地倒流出来。
完事之后,颂玲小鸟依人一般的依偎在我的胸膛上,一边喘着气,一边问我
:「阿志,如果……我做了一些连我自己也感到不可饶恕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一定会,不论在多久远的未来,发生了什么事,只要你仍是那个喜欢不时
作弄我,然后又可爱地微笑着逗我高兴的那个小颂玲,我都会始终如一的爱着你!」
我知道她指的是被肥龙强暴一事,而且我亦很清楚她一直因为这件事而对我
感到极度的愧疚。但我对她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怪责,毕竟她是在被迫的情况
下受到凌辱的。
颂玲她闪着她深得我欢心的大眼睛问:「真的吗?」
我深情的看着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却肯定地点了点头。
颂玲再次把头埋在我的胸膛上,而且埋得更深。
「谢谢你!你对我实在太好了,我……也许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的。
我看见她光滑的背部在颤抖着,也感觉到泪水滴在我皮肤上的触觉,只是,
我并不知道这是因为听了我话而感动落泪,还是忆起这段日子以来的辛酸而流下
来的。
我只能紧紧的拥着颂玲,希望受尽了伤害的她能够在我这里感受到最大的安
慰和温暖。
在我的紧拥之下,颂玲渐渐的睡着了,而且更说起梦话来。
「走开……不要过来……救救我……」
「阿志……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
我想那些话,都是颂玲想对我说,但是到现在依然提不起勇气说出来的。自
然,相对地,我也不敢跟颂玲说我已知道了一切。
不知怎的,我始终未能熟睡,于是轻轻放下了颂玲,穿好衣服,四处走走看,
散散心。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方法,怎样才能解救颂玲离开那比地狱有过之而无不及
的生活。
其实得悉一切以来,我也不是没有想过,甚至连潜入肥龙家中,把有关一切
资料毁去的念头也有想过。
我不是不够胆去做,只是我不能肯定期肥龙用什么方法保存着资料,录影带
没有了,一定还有电脑档案﹔电脑中的资料没有了,也一定有相关的光碟﹔
找到了一片光碟,谁知道他总共烧录了多少片?
没有十成的把握,我不想轻举妄动,要是我不能一次过把他所有纪录销毁,
谁知道他一怒之下会做些什么出来?
而且,不管他做什么来洩愤,第一个受害者必定是颂玲。
走着走着,想着想着,我忽然看见了婉茵,不过她没有发现到我。
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刚好走进了营舍的后楼梯。,对此,我感到十分之奇怪,
如果说是去其它同学的房间找别人聊天玩乐,虽然夜了点,但也属正常,现在她
却是自己一个人走到后楼梯,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我悄悄的跟了上去,探个究竟。
正当我走到防烟门旁的时候,居然听到有对话的声音传了出来。会有其它人
在里面实在意想不到,不知道会不会是那些一直暗恋着婉茵的男生借着现在向她
表白呢?
我把耳朵贴近了防烟门,细心的留意着对话的内容。
婉茵的声音听来有点不悦:「你这么夜把我叫来做什么啦?」
「也没有什么,只是想让你看点东西罢了。」
我立即深深地吸一口气,让自己镇静下来。
因为,我竟然听到了肥龙的声音!
究竟肥龙要给婉茵看些什么呢?不会是有关颂玲的吧……
「啊!这是……」
婉茵的声音表现得很惊讶,肥龙给她看的东西明显在她的意料之外。
接下来的,是一片沉默,或许是因为婉茵在专心地看着肥龙交给她的东西吧?
又过了一会,婉茵用有点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你为什么会有这个的?」
从婉茵的语气听来,这件事应该跟颂玲没有关系,反而比较跟她自己有关。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了钱,一切都好办,而且当中有些事情,是不能告诉
你的,你就别妄想我会答你。」
肥龙顿了一顿,又道:「而且,你也该感谢我吧!我替你拍下了李立志那家
伙强奸你的犯罪证据,宿营之后我陪你一起去报警如何?」
听到这,我心中暗叫不好,而且也感到十分好奇。
实在没想到,肥龙居然拍下了那时候的片段,被他抓住了把柄。
可是,奇怪也就奇怪在这里。
明明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肥龙能够拍下来也就算了,但片段居然能够今天
立即到手?这也实在太快了吧?
「千万不要报警!我其实并没有太过怪责阿志的……」
肥龙的这一手转移目标来得很漂亮,让婉茵忘记追问肥龙为什么能够拍下那
些片段,反倒把焦点集中在我的事情上。
「为什么……啊!我明白了!你喜欢上阿志那小子是不是?」
婉茵没有出声,我又看不见,不过从肥龙接下来的话可以想像到她曾经点了
点头,又或是来个默认。
「哈哈哈!真有趣,被自己喜欢的人强奸了,这算是什么怪事情?」
我听到这里,实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万分后悔,一个未经人事的女生被自己
所喜欢着的人强暴,夺去了自己的第一次,这对一个女孩子的心灵,会做成何其
重大的创伤?
然后,又是肥龙的声音:「好!不报警也好,我就把这些片段给颂玲看好了,
让她看看自己最好的朋友是怎样勾引她的男朋友上床的,嘿嘿!」
婉茵显得一脸委屈:「不可以让颂玲看到的,这……而且,我也没有勾引阿
志,那只是……只是……」
肥龙没有让婉茵说下去:「不是你勾引他,那就是他强奸了你﹔要么我拿去
给颂玲看,要么我就拿去报警!」
「你……到底想怎样?」
「好!我也不喜欢转弯抹角,让我们几个爽爽,爽完之后就放你走,录影带
也交给你。」
我们?我听到这里吓了一吓,这么说来里面除了婉茵和肥龙以外还有其它人?
婉茵的声音很愤怒:「卑鄙!」
「你说得真对,我的确很卑鄙,而且我一向如此,我现也不过是贯彻我做人
的宗旨而已。别多废话了,接不接受我的条件?」
「绝对不能真的做,其它的……都可以,这是我的底线!」
「那么……先来让大家看看你的胸部是不是像影片中那样的诱人吧。」
这时,我已一声不响地移到可以透过防烟门上的玻璃观察后楼梯的位置。里
面除了肥龙和婉茵之外,还有四个男生,都是与我同级的学生,他们与肥龙一起
围着婉茵站着。
我看见婉茵已经把衣服掀过了头,也许是以为出来一阵子就会回到房间的关
系,里面并没有穿乳罩,傲人的双峰就这样毫无保留地落人五人贪婪的目光之下。
「呵呵!小骚货,才刚被开苞不久就变成连乳罩也不穿的小淫妇了吗?」
婉茵忍受着肥龙言语上的挑逗,而且已经把衣服完全脱下来,不过仍然害羞
地以双手遮掩着美丽得令人颤抖的乳房。
肥龙继续发号司令:「把你的短裤脱下来。」
那时婉茵穿着的是一条浅黄式的短裤,有一点接近睡裤的样式,不过比较贴
身一点,使得她的臀部看起来更翘挺,也令得她的大腿看起来更迷人。
婉茵把短裤脱下来之后,里面是一条粉红色的内裤,上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图案,只是有一些很浅很细的花纹。然而花纹虽然简单,不过衬托起婉茵无瑕的
娇躯,却增添了几分的清纯、几分的羞涩、几分脱俗。
「喂!不用我教你了吧,把内裤也脱下来!」
当时的情景虽然如此动人,但却不能令肥龙产生半点怜香惜玉之心。
把内裤脱下来,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人人都会,不论男女,但是由颂玲这
种美女做出来的效果,却又大是不同。
婉茵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么能够触动男人的心灵,她全身上下的每一
个动作,都是在挑起男人征服的欲望﹔她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散发着刺
激男人性欲的气息。
此时,婉茵的内裤已经脱了下来,肥龙命令她坐在地下,打开双腿,然后五
个人一起聚在她的身前,随意地以淫邪的目光打量那鲜嫩的花瓣。
我记得我上次在婉茵家的时候,我也未曾如此仔细的观赏过婉茵的蜜穴,而
现在却反倒被他们一行五人评头品足,虽然我也在门后放肆地欣赏着那光熘熘的
屁股,但心里依然有点不是味儿的感觉。
肥龙欣赏得差不多了,便发出他下一个淫秽的指示:「好了,现在自慰给我
们看看。」
「这……这个……我不会,我……没试过自慰……」
「嘿!真没想到你这朵小花居然娇嫩得连自慰也没试过,好!让我来教你!」
此时,肥龙居然拉开了裤链,把兇勐的肉棒掏了出来,吓得婉茵以为他要违
反协议强来:「你、你这是做什么?你想反口?」
「嘿嘿,别紧张,我只是要你明白,男人的肉棒究竟是怎样的。」
说罢,肥龙一边拉着婉茵的手在他的阳具上抚弄着,一边说:「感觉得到吗?
这是阴茎,这是龟头,下面这个是阴囊,里面看不见的两颗是睪丸,这个触感,
你一辈子也要记着!这,就是男人的象徵!」
然后,肥龙又拉着婉茵的手,放到婉茵的阴穴上。
「好了,现在你回忆起刚才的触感,把你的手指放进去,一边幻想成男人的
肉棒,在你的身体里捣乱,同时寻找着你体内最敏感、最让你畅快的一点,不停
地加以刺激。」
已经感觉到快感的婉茵不禁呻吟起来:「啊!我的里面很热,痒痒的,我、」
我不知道要怎样形容了!」
「嘿嘿,开始感到爽了吧?让我来帮你一把,让你来个爽翻天!」
话音刚落,肥龙就张开了嘴,把自己整个面部凑过去,嘴唇紧贴阴唇,时而
吸啜,时而伸出舌头,挑逗着阴道里的深处。
以我的视角,自然不能看清楚这一幕,但不时传的「雪雪」声和「啧啧」声,
加上一定的想像力,不难幻想出那荒淫的情境。
「啊……这……我、我不行了!」
婉茵无力地躺在地上,因高潮而潺潺流出的淫液,在地上形成明显的水渍,
而她脸上也显得红粉菲菲,肤色也因为兴奋而泛起阵阵红晕。
在场的人,最了婉茵,就全都是男人了﹔而男人,在看见如此动人的裸女之
后,只会变成一头一头的野兽!禽兽!
转眼间,婉茵已被肥龙他们扑倒在地上,双手分别被人拉开,一只又一只的
手在没有遮掩的乳房上肆意搓揉,挤压成各种不同的形状,胸前的两颗樱桃也自
然落入豺狼的口里。
婉茵并没有作太大的反抗,也许这是她在接受了肥龙的条件之后,早已预见
了的未来。
当然,婉茵也根本无从反抗起来,被拉开了的双手,各握着两根乌黑的男根,
忽快忽慢地套弄只。
或许,婉茵原本是想发出点不同的声音来的,但她却做不到,只能「嗯嗯」
的叫着,因为,这时正有一根鸡巴在她的口里横冲直撞着。
当然,这个情况下,是没有人会遗忘了乳交这回事的,很快地就有人一个骑
在婉茵的上身,挺起肉棒在深沟中穿梭往来。
而肥龙刚仍然在婉茵的阴穴前眷恋着,手指、舌头交替使用,彷佛是要把所
以的汁液都挖出来。
过了一会儿,肥龙以外的人都逐个射了出来,有些射在婉茵的胸脯上,有些
射在婉茵的脸上,也有些在好的口里射出来之后,并不拔出来,强迫她把全部的
精液都喝下去。
这时,婉茵已经被搞得全身乏力,但是感觉仍在。她感觉到,有些东西正贴
在蜜穴的洞上,而且企图更进一步的趋势。而那东西,感觉很熟悉,就像是刚才
肥龙让她用手去感觉的那东西一样。
婉茵勐地醒悟过来,勉力的撑起身体一看,肥龙果然举着肉棒,预备攻进小
穴之内。
婉茵怒道:「你、你……不可以这样!刚刚不是说好了的吗?」
「哼!用你的脑袋好好想一下,我刚刚有答应过你吗?」
肥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腰部一用力,整根肉棒就没入了婉茵体内。
「呜……不要!拔出来!啊……停下来……呀!」
从肥龙一轰进去开始,婉茵就痛哭了起来,第一次,虽然是被迫的,毕竟是
自己的心上人,但这一次,却是被一个没有好感的男人强行闯进了自己的禁地。
看着眼前这个丑陋的异性,一下一下地蹂躏着自己的身体,不禁悲从中来。
自然,一如以往,肥龙并不会因为对方的哀求而停下自己的脚步,他只会更
勐力的加速。
我看着肥龙不停地抽插着在他胯下的婉茵,肉体碰撞下不断发出「啪啪」声,
而婉茵则自口中发出一阵又一阵夹杂着呻吟声的哀求,我心中不其然地生出一阵
痛心的感觉。
不能否认,婉茵是一个比颂玲还出色动人的美女,但是我并不爱她,我爱的
始终是颂玲。但,也许因为是我夺走了她生命中的第一次,潜意识中或多或少也
把她当成了是我的女人。
最令我感到矛盾的是,我现在并不能出手阻止他们对婉茵的凌辱。
我不相信他们真的会拿去报警,但拿给颂玲看,他们倒是做得出来的。以颂
玲现在脆弱的心灵,我实在担心她受不受得起再一次的打击。
而且,眼前一幕幕的活春宫,也带给我极大的官能刺激,甚至我有点怀疑自
己,刚才所想的,会不会只是给自己的一个藉口,让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地欣赏这
场真人秀。
肥龙继续无情地进行着他的活塞运动,一点也没有要减速下来的样子,这跟
我之前所见的有点不一样。就我观察所见,肥龙并不是那种持久力超强的男人,
只是他能够很好地控制着抽插的节奏和速度,时快时慢,适当地延长享受做爱的
时间。
但肥龙现在却失控似地狂轰,毫无节制,就好像做爱在他而言只求最后射精
的一刻。婉茵根本抵受不住这种狂轰滥炸,只能发出毫无意义的「啊啊」声。
「嘿嘿,我要射了,我要全都射进去!你准备替我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吧!
最好是生个女的,让我自小就调教她,等她长大了,你们两母女就一起成为我的
性奴、禁脔!」
婉茵总算恢復了一点神智:「不要啊……求求你……我都已经被你……你千
万不要射到里面!」
唉!我听得不禁直摇头起来。似乎婉茵还不明白,这种说话,只会激起男人
的兽性。颂玲在这点看来,比婉茵聪明得多。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肥龙绝不理会婉茵的哀求,强行把精液射进去,直到满
了,精液泻了出来,倏地上沾染了一滩诡异的奶白色。
婉茵只能无力地锤打着肥龙,边哭边骂道:「呜……你这坏人!你这混蛋!
你……我不要怀你的孩子……我不要!」
肥龙一如以往的对婉茵的话置之不理,口中却道:「好了!Who
is
the
next
?」
「什么?你、你们刚才不是已经……呀!不要!很痛!」
肥龙的话一完,剩下的四个人之中就有一个立即把婉茵拉起身来,让她自己
依靠扶手当站起起来。
那男人双手放在婉茵的丰臀上,一边享受着手上传来的光滑质感,一边说:
「虽然我们几个刚刚都射了,不过遇着你这样的小美人,不真真正正的干过,我
们可不心息呢!」
然后,又一根粗壮的男根没入了婉茵的小穴之中。
「啊呀,停、停下来……呜呜……你们,都不守诺言,呀呀……你们都是…
…坏人……啊啊!」
那男人自然不会在意婉茵的悲呜,反倒向肥龙说:「肥龙,你这次的介绍真
不错,脸蛋身材满分不用说,而且才刚开苞,没被几个人干过,小穴紧窄之中不
失弹性,淫水又多,真好干!还有,你听听……」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没有在说下去,却加速抽插了十来下,抵受不住的
婉茵发出了一阵阵的惹人遐想的呻吟声。
然后,他又续道:「连呻吟也叫得这样好听,一个字,贊。」
门内的众人一阵轰然的淫笑,而婉茵一边承受着男人的冲击,一边听着别人
对自己的身体评头论足,却也只能无可奈何地默默忍受。
突然又有一个人道:「肥龙也不是第一次有好介绍了,上次在地铁里面,那
个……」
那人说到这里,肥龙忽然作出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向婉茵指了一指。
他看见之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继续道:「那个女孩,也是一等一的好货,
皮肤又白又滑,那双眼睛迷人之极,我们几个也射了好几发呢!你上次没来是你
自己走宝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颂玲,而肥龙明显地不想让婉茵知道颂玲的事情。
那个抽插着婉茵的男人大叹可惜道:「妈的!早知道上次我也去就好了。算
吧,我就连着上次的份一次干在这个小美人身上!」
他说完之后,就把婉茵拉起来,使她由原本背对着观战的众人变成正面对对,
而他则继续从后进攻,不过就变成了直立式,双手则伸在婉茵的身前,尽情地享
受着一双丰乳所带来满足的手感。
「啊嗯……别、别这样,他们都……都看见了……」
「对!我就是要让其它人看见你淫荡的模样,我要一边干着你,一边把你带
到每一个房间外面,给每个男人都插上你的小穴一两下,那你就变成人尽可夫了,
好不好?」
「嗯嗯……啊……不、千万不要,那……太羞人了……嗯啊……」
「干!忍不住了!你也顺便替我生个小孩吧!」
「呜……不、不要这样……人家都已经被你们……怎么还总是要射在里面…
…」
肥龙这时候叫道:「喂!你们几个刚才不是说要一起上吗?还等什么?」
原本那人射精过后,才刚刚把肉棒抽来,剩下的三人皆已蜂拥而至,不停地
对婉茵上下其手,她在三人围攻之下宛若在狂风暴雨中的大海上,一艘快要沉没
的小船。
三人之中,其中一个躺在地上,另外两人则强行让婉茵坐在肉棒上。
「求求你们,不……啊呀……不要在插进来了,我已经很……很痛了,不要
……」
「嗯啊嗯……那里不行,怎么可以这样…呀!放过我吧……很痛……嗯唔…
…嗯唔」
在固定了婉茵的位置后,第二人立即从后进攻未错开快过的屁眼,而剩下的
一个则剩着婉茵开口喊痛之际,把肉棒塞进了她的嘴巴。
他们三人一边奸淫着婉茵,一边以言语侮辱她,使他们的征服感得到充分的
满足!
「哈!真想不到,你的小穴居然这么好干,真想每天都可以干你一次呢!」
「一次怎么够?最少也两、三次吧!话说回来,她的屁眼可算是处女了吧,
一想起这小妞居然还留着屁眼等我来替她开苞就够让我我兴奋了!」
「呵呵,我不也一样爽得不得了!刚刚乳交的时候已经有够爽的了,那双乳
房又大又好摸,夹着我的大鸟让我爽得老妈也认不了。想不现在口交比刚才更爽,
那个小嘴包得我暖暖的,而还能这么近距离地看着这迷人的俏脸……哎唷,小乖
乖怎么又哭起来了,大哥哥的巨型肉肠不好吃吗?还是想喝点浓稠的豆浆?」
这时那原本让婉茵口交的人把鸡巴抽了出来,变成再好的脸是磨擦着,让婉
茵可以说出话来。
婉茵这时已经哭得满面泪痕,只能有气无力场地苦苦哀求道:「嗄嗄……求
求你们……放过我好不好?拜託你们别再这样的欺负我了……我已经不行了……」
我看到这个情境,不禁大摇其头,婉茵始终不明白自己的这个样子、这个表
情、这种语气、这种对白对一个生理正常的男性有多大的杀伤力,而且杀伤力是
显现在男人更强烈的活塞运动上。
果然,那三个人都已经受不了,刚刚把鸡巴从口中拔出来的那个,也已经重
新的塞进去,三人同时勐力加速,作最后冲刺。
「妈的!看我射死你这小淫娃!」
首先射出来的,是替婉茵屁眼开苞的那个,他把白浊的精液涂满在丰翘迷人
的屁股上。
「干!我也忍不住了!让我帮你打种吧!」
这次是奸淫着婉茵小穴的那一位,不用说也知道,他射精的方式,用最普遍
常见的形容词来说,是「内射中出」……
「小淫娃,给我全部吃下去!」
最后的,当然是享受着婉茵温柔的小嘴那位元,他选择的方式,大家也很清楚,
那叫「口爆」,而把鸡巴抽出来后,又对像菲红的脸庞喷上几下的,那自然是「
颜射」了
「把、把录影带……给我……」
受尽了凌辱的婉茵有气无力的提出了要求,毕竟已该发生的,都不能改变了,
只能寄望他们会遵守承诺,不然自己就牺牲得没有价值了。
肥龙随手地把影带抛在她的身前,对她说:「旧的录影带我们不要了,反正
我们有新的。」
肥龙一边说,一边向着一个方面指着,立即就有一个人走了过去。那位置是
我所看不到的死角,不过可以猜得到,肥龙是早就预备好一部摄录机安放在这儿
的。
婉茵看着肥龙接过去那刚被拆下来的摄录机,含着泪怒駡道:「卑鄙!无耻!
你、你……」
婉茵很想继续骂下去,以泄心中莫明的怒火,但是也实在骂不下去了,他还
能骂些什么,骂了,又如何?
「哼!我早就说过,我只是贯彻自己一向的宗旨而已,要怪就怪你自己于不
够聪明。如果你想的话,随时都可以再来找我拿啊,我可是欢迎得很的,嘿嘿!」
肥龙说完之后,他们一行五人,整理了一下衣服,就从楼梯走到下层去,留
下了满身皆是精液腥臭的婉茵躺在地上。
可怜的婉茵,现在就像一只被主人所遗弃的小猫,而且还遭到了街边顽童的
无情的践踏侮辱。
我肯定肥龙他们已经离开了之后,缓缓的推开了门。
察觉到有人要进来的婉茵惊道:「是谁?不要过来!」
「婉茵,别怕,是我!阿志!」
我走到了婉茵的身边,扶起了她的身体。
婉茵似是不敢正面看我,背着我说:「你……你走吧,我不想给你看见我这
个样子。」
我坚决拒绝道:「我不能让你这样子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先带你到厕所
清理一下吧。」
在我的搀扶下,我和婉茵一起走到了平时不会有人进入的伤残厕所清洗一下
身体。在清洗的过程中,我也有帮忙。老实说,过程当中,自然是少不了接触到
一些敏感的部位,而且,诱人犯罪的身体就这样赤裸裸地尽入眼帘,我的下体憷
只好一直处于兴奋状态。
不过,也许是婉茵对我有好感的关系,又或是因为这已不是我俩第一次肉帛
相见的关系,她似乎并不感到特别的尴尬,反倒是我,鸡巴一直发硬,使我的一
些动作都生硬起来。
大约整理了十五分钟左右,婉茵总算把身上的秽物清洗掉。
已经穿好衣服的婉茵靠在我的怀中,虽然隔住了衣服,但我依然充分的感觉
到那充满弹伍的乳房紧紧地贴着我的身体的触感。
那时脸色显得有点苍白的婉茵对我说:「阿志,刚刚……你一直都在门外吗?」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道:「是的。对不起,因为颂玲的关系,我不能出来救你。」
刚才的事似乎让婉茵不太敢面对我,低着头道:「我明白的,我也不想破坏
你和颂玲的感情,所以才忍气吞声的被他们……」
我搂着她的腰,轻抚着她的发丝道:「真的委屈你了,都怪我……」
婉茵在我的怀中摇头道:「我知道你的苦衷,我不怪你……我连那天在我家
中的事情也都没有怪你,一点也没有……」
我听到这里,心中不禁莞尔。
婉茵对我有好感,喜欢我,我是知道的﹔只是,我并不知道,居然达到了这
个程度。这远远的超越了「有好感」和「喜欢」的墋度,而是蕴含着无限的包容、
宽恕、体谅,这是爱!
婉茵又道:「你刚刚有听到人家喜欢你的话吧?」
我默然的点了点头。
于是她又续道:「那……你会不会因为刚才的事而嫌弃我?」
我迟疑的道:「我……作为朋友,我自然不会嫌弃你,可是……如果你是说
更进一步的那种的话……对不起,我爱着的始终是颂玲,所以……」
「我知道的,颂玲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不想让她伤心,我、我只是……只
是……」
婉茵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唉,最近的一两天,婉茵间接、或直接的因为我而流的泪,真的不知有多少。
面对着怀中这个对我一往情深的女孩,只能更用力地拥着她,希望可以在她
受创的心灵之上,多给她一点暂时的温暖。
我决定先把婉茵送回她的房间,然后才走回颂玲的房间。在我离开时,婉茵
要求一个吻别,情况有点像上次在婉茵家分别的时候,不过角色的调换了,变成
她是主动的那个。
在轻轻的吻别之,我才回去颂玲的房间。
回去的途中,走过阴沉沉的走廊,不知是不是因为我步伐缓慢的关系,走廊
好像比平时长很多似的,彷佛永远都走不完。我一边走,一边想,究竟这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