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淫荡的女秘书

都市小说   2021-04-09   加入收藏夹

我是一个在某家公司上班的小职员,平常就是跑跑业务和处理公司财务资料,
最常有工作接触的就是要向老板提报公司的财务状况,原本平平淡淡的生活却因为
老板身边出现了一位新的秘书-晓月-晓月先前好像是在某家公司担任秘书,后来
好像前公司的老板的老婆发现她和老板有一腿后,被强迫开除后,老板还给了他一
笔钱,后来不知道甚么原因,被我现在就职的这家公司所任用。
今年24岁,身高167cm,三围是34C/23/34的她,身材凹凸有
致,皮肤光滑白皙,一头乌黑亮泽的及腰长直发,样貌更是美丽,如果不是他的所
作所为令人发指外,他当个女朋友其实是不错的。
但是最毒妇人心,刚进公司的晓月常常在老板身边说别人的不是,自从他进公
司以来,我身旁的同事都一个个的被她陷害,轻的就是被调职降职,严重的就是被
开除,以现在工作难找的职场,谁会想被开除阿。
所以公司里就一个一个比一个会讨好她,这也更增加了晓月的傲气,哼!着实
就是是一个可恶的贱女人。
公司里的员工无不恨得牙痒痒的,但都没有办法整治他。
不过,转机就在某天我在加班的夜晚,办公桌上的那盏灯是黑暗中的唯一亮光

草泥马!要不是那臭女人在老板旁边乱,我今天就不会坐在这边加班,而就在
我努力骂那女人的时候,我隐约在黑暗中听到了重物掉落的声音,在宁静的黑暗中
,重物掉落的声音显着格外大声,起初我以为只是那个公司同仁下班时文件没放好
滑下来所导致的,应该不是甚么吓人的东西引起的,但随着又一碰撞声和微微的喘
气声,我发现事情好像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于是,我随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当我走过去时,我发现这
方向是在老板的办公室里面,而从老板办公室门下的黄光中,我隐约的看到有黑影
在移动,心想会不会是小偷,如果加班又抓到再偷老板东西的小偷,这老板不大大
的赞赏我怎行,心中不禁高兴了一下,但就这贸然的冲进去,万一小偷是有武器的
怎么办?于是我决定偷偷的从门上的玻璃门先观察情势,这不看还好,一看了怎个
让我的裤档瞬间感到火热。
晓月趴在老板的办公桌上,手臂分别被老板扣着,晓月的衬衫也已被完全解开
,红色胸罩也被从前面打开,还挂在左手臂上,蕾丝丁字裤和黑裙也被脱下吊在右
腿上,老板阳具在晓月的淫穴处进进出出,淫水不断往下流,晓月的乳房剧烈晃动
,从我这边还能听到晓月放浪的呻吟,翰看到晓月那淫荡的脸,种种种种都令我兴
奋得疯掉,令我的西装裤瞬间变得超紧,心想,难怪老板那么听她的,真是个的淫
货。
接下来晓月改坐在椅子上,老板将她双腿高高举起打开,用那根鸡巴一下下狠
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将阴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阴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经被
干成白稠黏液,小穴中还不断流出新的淫水。
老板显然对晓月的穴满意极了,一面和晓月亲吻,不时喃喃唸道:「喔…好紧
…太爽了…喔…你的穴好…好会夹…晓月…好…舒服阿…」。
而晓月也被干的哀哀淫叫,长长的头发也散乱在她脸上,那对又大又软的C罩
杯乳房,也在剧烈的抽插下不断上下跳动:「啊…嗯…好爽…啊啊啊…老板的……
鸡巴好大……啊~~~真的好大好粗…干的我好爽,真的好爽……我受不了了啦~
啊啊啊阿阿~恩恩啊啊…嗯…啊~~~~~老板快用力地干我~~不要停啊」
我在门后听着,下体都硬了,不自觉得就将手伸进裤裆中,开始上下磨差我的
小弟,打起手枪来了。
随着老板的抽插速度加快,我可以知道老板应该也差不多要射出来了,于是我
加快打枪的速度,务必就是要和老板同步。
最后,老板突然擅抖一下,就虚落的跪在地上,将头埋进了晓月的胸部中,看
着这一对在办公室偷情的男女,虽然不太关我的事,而且还害我的裤子脏掉但也让
我免费看了一场真人A片。
隔天,就在上电梯时,我和晓月搭了同一部电梯,在电梯中,我突然开口跟他
说,晓月妳昨晚的表现不错唷,和老板愉快喔。原本以为她会跟我求情,然后任握
为所欲为,但是没想到,她竟然一巴掌的就往我脸上打。这一打,打起我的怒火,
也打起了接下来我另一段人生。
就这样,机会很快的就降临在我的身上,老板因为要和老婆出国,所以将公司
的重要业务先都交给了晓月,也导致了晓月有时也要加班,就在那一天,我和晓月
刚好都要加班,我心里暗想,晓月妳今天就知道我的利害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那天加班的夜晚,晓月都把自己锁在老板的办公室里,都不出来。这下我心急的,
万一她一直锁在里面,我怎么会有机会呢?于是我决定要引诱她开门。
叩叩…叩叩叩..晓月秘书!我这边有一些财务资料不太清楚,你可以教我一下或
看一下吗?话一说完,门很快的就被打开晓月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衬衫,紧身的黑色窄裙,把她的曲线全都展现出来,她
还搭着条非常漂亮的透肤丝袜以及一双黑色亮皮的尖头高跟鞋。如此令人遐想的穿
着,一时让我目转睛,而晓月似乎也发现了我的眼神,但她也不太在乎的用严厉的
口气说:「你的问题在哪阿!快点说,真不知道你是干甚么的,是妳废还是我废!
是你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下半身思考的白痴!」。她一说完就转身要回座位,而
我这时已经怒火沖天了,在加上慾火,我很快的冲过去从后面抱这住她。
晓月被我这突然的举动吓得花容失色,很惊恐说
「你要干嘛!放开我!你知道你这样要坐牢的吗?」
「我才不管耶~让你必叫我和老板谁比较强!」
「你快放开我~我求求你」
我在晓月背后揉捏着她的胸部,「哇?奶子很有弹性喔,挺大的耶,还穿
那么薄的衣服,你说你不是淫货谁是呀!」说完两手立即对她胸部就是一阵揉捏,
抓的她奶子又痒又痛:「不?不要?不要再摸了拜託呜啊啊啊?」我
根本不理她,越捏越起劲,还在她耳边细语的说「小骚货?这么大的奶被包在
这么紧的衣服里面会不会不舒服鸭?妳是不是很爱被我摸呀?给妳一个痛快怎样?
」说完,就立刻把她衬衫的钮扣撕开,一撕开,两颗雪白色的球状物立刻踫出来。
「阿~~~...不要...住...手...住...手……...呜啊...嗯呜...泣...」
「很大唷!那么大的奶子又故意穿这么紧!让我来好好的解放她不好吗?」
「......不....恩~...」
「嗯了唷?」我两手捏住我两边奶头,温柔的上下扯动。
「呜恩喔喔喔!停!不要!」这时晓月的下体开始不自主的摆动。
「喔?果然,真是个小骚货耶!下体都在摆动了,是不是想要我帮妳解决呀!」
「恩~阿~不…..好…快住手。」
「怎么住手啊?让我帮你吧!」接着,我顺手把晓月压在墙上,然后把她的黑
色裙子脱掉,然后把手指伸进她两股之间,直接抚摸她的私密处。
「喔....喔啊....喔啊....噢.....嗯啊,嗯啊,嗯喔喔喔.....」
「不要阿..求求你……」
「唉唷~下面竟然湿了耶~很想唷!」马上我掏出了的傢伙
「你要干嘛….不要阿….求求你……不要..」
我才不管她了,对准了就插了进去
「噗滋」
哇~没想到他的小穴还能怎么会那么紧,真的是一个极品呀!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勐力一插把晓月给干的哇哇大叫,我立即她的嘴摀
住,防止被警卫听到,我全身贴在她背后,两手十指交扣住她双手贴在墙上,底下
的动作从没没停过,一进一出的操着她的淫荡骚穴,两片鲍鱼被干的随着肉棒来回
的往内往外翻,整个办公室间都充满了肉棒撞屁股「啪搭」「啪搭」的声音。晓月
这时看上去已经似乎已经开始展现了她的淫荡一面,完全顺从着我的身体一前一后
的摆动,甚至开始淫叫起来
「小骚货,被这样贴着从后面干妳爽不爽啊?」
「啊阿?啊啊?妳坏死了?阿?好舒服?喔喔噢?
阿咿咿?爽了啊啊啊?喔噢?」
「哈我早就知道妳和老板有一腿,真是个淫荡的骚货,怎么样,我和老板
谁比较让妳舒服阿~刚刚不是说不要吗?妳现在还想不要吗?」
「阿咿咿咿?噢喔?我?要?我要?啊好
舒服?喔喔喔?妳的鸡吧好大呀?比那老头还大还有力呀?
?好爽好爽啊啊?嗯喔?大力点,再进来里面点,喔?」
这时我才不理她的要求耶,我把她甩到沙发上,一手捏住她的白皙蜜桃臀,一
手握住自己的武器,在她的阴唇外摩蹭个几下,「啾」一下的就整根滑了进去到底
。晓月的长睫毛水汪汪双眼顿时张的超大,出现了满足的眼神,
「喔我的天?干,好紧的穴,平常有再保养唷?这么骚,我还以为已
经被老板用松了咧,没想到还这么好喔!」我边说边开始像划船的桨一样后退前进
,后退前进,一来一去的干起晓月来,肉根穿梭着她粉色的鲍鱼,空气中充满着淫
荡的味道,办公室间又开始出现了「噗啾」「噗啾」「噗啾」和「拍搭」「拍搭」
「拍搭」的声音,那是晓月被肉棒撞击着屁股所发出的声音。
「?喔?阿?阿咿咿咿?好爽好爽阿?」
「喔?要命?爽死我了?怎样小骚货有爽有高兴吗」
「嗯喔?嗯嗯?有?小骚货可以以后都给你这样干吗?每天
让我的骚穴服务你的大鸡巴啊?噢?喔?」
「好啊!看我怎么操翻妳」
「噗滋」「噗滋」「噗滋」
「噗啾」「噗啾」「噗啾」
「说阿~妳是不是个淫荡的欠干秘书,对不对?」
「对?唉啊?人家欠干?嗯喔?咿人家咿欠干?哈啊!
咿啊!?哈啊?」
晓月已经被干的两眼翻白,失去理智,只能顺从着本能的反应接受着我的冲击

「噗滋」「拍搭」「啪搭」「噗啾」
「阿~晓月..阿~~我快要射了~」
「啊?...唉啊….通..阿…通射….恩….进…嗯喔....嗯嗯..来..阿..」
听到这话后,我二话不说的的加快速度
「噗滋」「拍搭」「啪搭」「噗啾」「噗滋」「拍搭」「啪搭」「噗啾」
「阿..阿~阿~~哥哥妳好强阿~」
「阿~~~~~~~~~~~~~~~~~~~人家丢了~~~~~~~~」
刚好这时我的腰一挺,扣住晓月双奶的两手一握,直硬硬的把热烫精液全射进
去里面。在她的淫穴中持续了约20秒的抖动。就迅速的拔出来迎向晓月那来小嘴
,舌头和小嘴又舔又吮我刚射完精的鸡巴,像是怕浪费每一滴一样,我把晓月的头
狠狠压住,要她继续把我还没射完的精华,全部吸出来。就这样这一个加班夜,就
没了。
4天后,老板回来了,我也要结婚了,而我也莫名的被升到经理,但晓月却辞
职了,公司每个人无不高兴的庆祝,而我也参加了公司同仁为我庆祝的升迁PAR
TY,参加完PARTY的我,回到了我的住宅中,一开门,迎接我的是晓月,她
身没有穿内衣,只穿着一件围裙,手拿着厨铲,笑咪咪的看着我说。
「恩?老公你今天怎么那么晚?人家好想念的妳的大鸡吧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