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耍黄蓉

古典武侠   2021-04-09   加入收藏夹

出到门口马上转身,回我老家看看黄蓉怎样了!

  回到老家发现屋里一点都没变,只是发现乾净了很多,想必是黄蓉打扫的。

  「参见大人!」黄蓉上前向我行礼。

  黄蓉见我进来马上行礼,但我总是不习惯她向我行礼,好像受不起似的!

  「快快请起!黄蓉前辈!」我马上扶她起来!

  黄蓉对我笑了一笑,这是她对我第一次笑,她的笑容果然很甜,很俏!

  「大人!您可别叫我前辈,我受不起的!」黄蓉笑着说。

  笑得实在太甜了,好美呀!

  「那好我就叫妳蓉姐,妳叫我小强行了!」

  「这…这…我可不敢!大人!」

  「这样吧!没外人在的时候,我叫妳蓉姐,妳叫我小强吧!好吗?」

  「这…这…。好吧。!您是我见的使者中,最客气了!」

  我走过去坐在沙发上,黄蓉不敢和我一起坐,最后我勉强她才敢坐下来,也许她遇上很多高傲的使者,所以她对我不敢无礼,这样反而令我很不自在!

  黄蓉脸上那可爱的脸孔,和娇人的语气,总让我想入非非,尤其是她的身栽和那迷人的乳沟,不禁睡龙变成了巨龙!

  我想了想还是和她言归正传,免得我的慾火又升起!

  「蓉姐!上次您说求过判官,不知道您求过的是那一位判官呢?」

  「大人!是张召重判官!」黄蓉答。

  「蓉姐!您又忘记我约法三章了吗?还叫我大人?」

  「一时改不了口,小…强…。是张召重判官!」

  「我猜想是张召重的了!哼!他有帮您吗?」

  「没有,他。。还…还…。!」黄蓉哭了!

  「还什么呢?」我紧张的问道。

  「张召重他还。。污辱…了我。。!」黄蓉流着泪说!

  想不到张乌龟,竟然连牢里的人都不放过!

  「您为什么会上张召重的当呢?您是自愿的?」

  「当然不是,我是误吃了张召重的春药,才会情不自禁!」黄蓉脸红的说。

  「张召重就像欧阳克一样,擅用春药吗?」我问。

  我假意道出欧阳克,想知道是否真有此人?

  「小。。强…你认识欧阳峰之子?」黄蓉好奇的问?

  「不!我不认得识他们,只是从…。历史书看到!」

  我不敢说是小说,怕她会不高兴,相信射雕英雄传的作者,应该有一本独家的历史手抄本,要不然他怎样会知道真有其人呢?难怪他的小说这样好卖!

  「我们都成了历史人物?靖哥哥一定受万人景仰了!」黄蓉感到安慰的说。

  「后来呢?妳真的给张召重污辱了吗?」我紧张的问。

  黄蓉显得不好意思,想逃避问题不答,可是我苦苦追问下,她说了!

  「我中了春药之毒,又无法逃离魔爪之下,终于忍不住春心荡漾的情况下,和他…那个。。了,不过,我的脑海里想的都是靖哥哥,就算在整个过程中,我都是叫着靖哥哥的名字!」

  「张召重不生气吗?」我奇怪的问!

  「就是张召重生气,才会玩了我之后,把我丢回牢房里,这也算是我不幸中的大幸了!」黄蓉侥幸的说。

  「那张召重没有帮您了?」

  「张召重当然不会帮我啦!他只是想污辱我罢了!」黄蓉气愤的说。

  「这个张召重真可恶!」我怎愤的说!

  黄蓉大吃一惊!

  「小。。强!怎么你和张召重也有心病吗?你和他同一处任职的呀!」

  「张召重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我把我和张召重的恩怨,全部都告诉了黄蓉。

  黄蓉知道后很同情我,还替我担心!

  「小强!你的伤现在怎么了?紫月她也伤得很重吗?」

  「蓉姐!我的伤还是很痛,元气还未康复,所以不能帮紫月医病,不能解开她身上的银环,现在她应该很痛苦!」

  「小强!可惜我身上的九花玉露丸用完了,要不然可以帮你回复元气!」

  「蓉姐!妳不是会用九阴真经医病的吗?记得洪七公被欧阳峰打伤,也是靠九阴真经的武功医好的,是吗?」

  「小强!过了那么多年,我忘记武功口诀了,不过我记得在小龙女的古墓中,确实有一篇武功,在冰床上可以治痒内伤!」

  「蓉姐!可惜那是已经很久的事了!现在也没有辨法呀!」

  「小强!你忘记了无常殿有一道门,可以回到过去和未来的吗?」

  「对呀!我想起了!可是我可没有试过,不知道可以用吗?」

  「小强!我知道是可以用的,那道门是方便无常审囚犯,或者是补捉一些逃脱的孤魂野鬼!」

  「是吗?看来蓉姐比我还要熟悉,但我不会操作呀!」

  「小强!你去到那道门就会操作了!」

  「蓉姐!那我们就到无常殿看看吧!」

  「好呀!快走吧!」

  正当我俩要出门的时候,腾讯的鬼差送了几个邮包给我!

  我签收了之后,心里想一定是母亲送来的,里面还有一封信给我。

  「儿子!母亲那晚总算让你如愿了,希望你能瞑目,母亲不会怪你当晚的鲁莽,或许你是第一次的关系,难免会紧张,不过你要记住曾经答应过母亲的话,千万别犯错,知道吗?我已经寄了大妈她们要的东西,你转交给她们吧,你千万别拆来看呀!珍重!母!」

  我看了此信方才知道,什么叫母爱的伟大!

  我感动的流下了眼泪,黄蓉见了马上递上纸巾给我,我把信件给她看,她看了也不禁叹息!

  「蓉姐!您叹什么息呢?」我奇怪的问。

  「你有一位疼你的母亲,而我现在没有亲人,孤独一个呀!唉。。!」

  「我日后带您回去见我大妈和林嫂,大妈很喜欢您,开始我怕您会不习惯,所以才会安排您先住在这,日后您就不会孤独一个了!」

  黄蓉很激动拉着我的手说道。

  「谢谢你!小强!在地府这么多年以来,只有你对我最好了!」

  「蓉姐!您别这样,我会好好保护您的!」我捉着黄蓉的手说。

  「小强!你母亲寄了什么东西过来呀?」黄蓉好奇的问。

  我猜想也知道,礼物里面是什么东西了,但我不敢拿假阳具给黄蓉看,不过有一份礼物特别长,我就不知道是什么来的?还有一份很轻的包装,我相信一定是内衣裤,或许我可以送一件,新潮的乳罩和内裤,给黄蓉开开眼界!

  「蓉姐!您想看看吗?应该都是女人的衣物!」我道。

  「什么女人的衣物?你母亲怎会寄女人的衣物给你呢?」黄蓉奇怪的问。

  黄蓉得自然看看自已的衣服,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已的薄纱的透明度,把她身上重要的乳房和阴户,都露了出来,脸上即刻出现很羞的样子!

  「是我回家的时候,林嫂和大妈托我向母亲要的!」我答。

  「原来如此!我正奇怪以你母亲寄错了女装给你!」

  我打开性盒子,黄蓉果然有爱美的天性,马上伸了个头过来看!

  「小强!这是什么呀?女人的衣服?」黄蓉惊奇的问!

  「是呀!这是胸围和内裤!」我答!

  「小强!这么小件怎样穿嘛?」黄蓉问。

  「怎会不是呢?大妈和林嫂都是穿着的!」

  「你又知道她们里面穿什么?小强。。你坏。。呀。你。。!」黄蓉嘲笑我说。

  「我可没有偷看,不信就算了,蓉姐!这件送给您,快点换上吧!」

  「小强。。这…。!」黄蓉犹豫着。

  「蓉姐!快点嘛。。我们还要去无常殿…您不想去了吗?」

  黄蓉想到去无常殿,脸上露出欢容,马上跑进去房间了!

  黄蓉进去房间后很久都没有出来,我等得不耐烦!

  「蓉姐!好了吗?」我问!

  「小强!还不行呀!我不会穿呀!」黄蓉着急的喊叫!

  「蓉姐!我进来帮妳,好吗」我问道。

  「小强!不好吧…。你会看到我的身体…。。我怕羞呀」黄蓉道。

  「蓉姐!我想看又怎会看不到呢?您说是吗?您不想快点到无常殿吗?」

  「这…这。。好吧…。小。。强。。你。进。来。。哇…你这么快进来了?」黄蓉受惊说。

  我在门外很着急的等,希望能真正看看黄蓉的乳房,可是我又不想破坏气芬,只好等待着,当我知道黄蓉默许的时候,我便第一时间冲了进去。

  进到房里看见黄蓉把薄纱脱了,手拿着胸围不从下手,正在发愁!

  原来黄蓉的乳房很白,而且看不出乳房有任何下垂的情形,对了,我忘记来到地府的鬼魂,只有一种年龄,所以不会老的,她给我的历史印像,也太深刻了,所以脑里一时转不过来!

  黄蓉见到我出现在她面前,马上用手掩护其胸部,太突然的动作,竟把胸围掉到地上了!

  我蹲下身从地面把胸围捡起来,抬起头正好看见她的阴户在我面前,原来她的阴户长了很多阴毛,通常女人的阴毛多,对喜欢性爱,难怪她和郭靖生了这么多子女!

  我捡起胸围拿到黄蓉面前,她的脸可红透一片,可爱极了!

  「蓉姐!我替您把胸围带上吧!」我紧张说。

  「这。。这。。很羞呀…!」黄蓉跳着把身体转了过去说。

  黄蓉很害臊,不敢以胸部面迎我,而转过身用背部对着我,她这一转把她的雪白的臀部对着我,那一条迷人的股沟,一直沿下到阴户口的情景,此刻我感到呼吸加促,慾火狂升了!

  「蓉姐!您就快点让我为您带上胸围吧,好让我们可以快点到无常殿!」

  黄蓉无奈的把身体转了过来!

  「哇…什么东西…?原来。。是。。!」黄蓉大叫了一声!

  当黄蓉原转过来的一刻,不小心下体碰到我挺起的阳具,而阳具刚好顶到她毛欉欉的地带,吓得她跳了起来!

  「对不起!蓉姐!不是故意的!」我道歉的说。

  这一顶真过瘾,要是能插进去就好了,黄蓉被我这一顶,脸色更加红了!

  「蓉姐!别耽误时间了,把手拿开好吗?」我捉着黄蓉说。

  「小强!你是我一生人之中,第二个让我自愿脱光,给你看的人了!」

  黄蓉这句话太感动了,她说完后果然把手拿开,一对丰满的乳房亮在我眼前了,太诱惑了!

  乳房上的乳头实在嫩红得可爱,像刚盛开的花蕾一样,多么让人忴惜!

  我把胸围穿过黄蓉的手臂,双手捧起她的雪白乳球,装在乳杯上,然后把胸围的前釦起,接着拿起一件窄小的内裤,让她穿上后,还将她阴户露出来的阴毛,重新塞进内裤里,当手指碰的阴唇,发觉阴户已经湿潺了!

  「小强!这个动作让我做就行了,多羞呀!」黄蓉发娇的说。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会看到黄蓉身上,穿着新潮的内衣裤,而且还是我亲手为她穿上的!

  我为黄蓉披上薄纱后,便一起到无常殿去了!

  我和黄蓉去无常殿的路途中,我在想为何她会如此熟悉地府的一切呢?

  我不断提醒自已,千万别犯错要看清楚地府的规则,还提醒自已要小心,黄蓉是个小气的女人,万一和她有感情瓜葛,恐怕日后就没安定的日子了,不过有一点令我很安心的就是===我是使者大人!

  来到无常殿,我叫五鬼帮我处理无常殿一些小事,自已和黄蓉跑进去她说的那扇门了!

  进去后看到一些守则,守则上也没什么,只是说到了当地,不能幼交和兽交之外,最重要是不可以让鬼魂,在当地的人面前现身,怕会犯了当地的土地公公的权限问题,但我们是使者身份,就不受此限。

  原来这扇门是让我们回到当地,捉回逃脱或未来报到的鬼魂,比如有些仇要报的孤魂,和吓到魂魄不齐的野魂!

  我从规则上学会如何使用方法,除了要熟背咒语,当然也要靠法力!

  我受过化身池洗涤,所以很有慧根,没多久我便可以熟读咒语了!

  「小强!你真的可以熟背咒语了?」黄蓉很惊奇问道。

  「是呀!我想我们可以起程了,不过妳要告诉我,那里的地址和日期!」

  黄蓉讲了一些我不明白的年份和地址,我和她做好了准备,便照她所说的念了一遍,没多久发生强大的旋转,很快我们消失在这个房间了!

  当我和黄蓉出现的地方,是在一间挂满风玲的小屋,张眼一望遍地桃花,黄蓉突然兴奋叫了一声:「是桃花岛!是桃花岛!小强!我们成功回到旧时代了!」

  黄蓉笑得很开心,我想她内心一定是兴奋极了,她欢天喜地的跳着,看着她脸上一幅天真无邪的脸,难以想像曾经坐过六百年牢的人!

  「小强!我带你到密室取药!」

  「好的!谢谢妳!」

  穿过了一些古老的石门,来到炼丹库,原来这里就是黄药师,练药的密室。

  黄蓉果然很熟悉从柜找到一瓶九花玉露丸,我见还有几瓶顺手也拿了,一来可以孝敬林嫂和大妈,剩下可以留给紫媚和紫月。

  即然拿了药我打算要走,可是黄蓉她思乡病发作,想多看一会,这也难免的,毕竟是自已的家园,我留在炼丹库,而黄蓉跑到别处去了!

  趁现在没人,赶快把药化了,于是使出我的火云掌,把几瓶的九花玉露丸给化了,这样我才可以藏起,要不然阳间的人,会看见药瓶四处飘呀!

  黄蓉很失望的走进来,我见了过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黄蓉她把日期记错了,现在这段时间根本没有可能遇上郭靖,所以她很失望,我只好答应她,日后会带她来多一次,她的脸上才会再次露出笑容。

  「小强!我们要走了,快到古墓派的冰床疗伤!」

  「好的!我们快走吧!」

  当我和黄蓉想走的时候,我发现了石隙缝中,藏了一本九阴真经,喜出望外!

  于是我顺手也拿了。

  刚走出大院的时候,突然,迎面见到梅超风和他的师兄走过来,由于黄蓉在身旁,我不方便化了她父亲的东西,又不能让人看到一本书在空中飘着,只好忍痛把九阴真经丢在一旁。

  梅超风和他师兄发现地上有本经书,马上检起一看,发现原来是九阴真经,以为有贼偷东西,大怒之下两人于是追了出去!

  黄药师的太太病重,需要服用九花玉露丸,那知道黄药师取药的时候,发现九花玉露丸不翼而飞,气冲冲的跑去看是那一个偷了药!

  黄药师走到门口,看到梅超风两人追跑着,心想一定是他们偷的,于是飞了过去,左右两掌把他们两个系倒在地上!

  正当黄药师想问他们两人的时候,发现他们手中拿着九阴真经,一怒之下把他们击晕了,于是他叫所在人到大堂,除了讲偷经书这件事之外,还要他们马上交出九花玉露丸,可是他们交不出!

  黄夫人没药续服,结果断了经脉残废了!

  这一个打系对黄药师可真大,结果他把所有徒弟的脚筋全废了,他又怕人笑他家里居然入贼,于是把仆人全弄成哑巴!

  我见了此事才知道原来都是我惹的祸,写历史的人又那会猜得到是黄药师的家闹鬼了,所以日后就流传他们偷真经,而被黄药师废了,赶出桃花岛。

  黄蓉不知道是我惹的祸,她以为我只拿一瓶九花玉露丸,所以她相信是碰巧有人偷药,而害了她母亲,她只好含着泪和我一同继续上路!

  黄蓉带我到一个山洞,她告诉我说是古墓派重地。

  「蓉姐!那不就是小龙女和杨过的爱巢吗?」

  「小强!你认识过儿和小龙女吗?」黄蓉好奇的问。

  「不!我看历史罢了,对呀!那天我在地府看见杨过!」

  「小强!你看见过儿真的吗?你可别骗我呀!」黄蓉兴奋的说。

  「蓉姐!我没骗您,回去我找他来见您!」我说「好呀!快。。我们进走。。!」黄蓉高兴的谢说。

  走进山洞看见放着很多棺材,难道古墓派的主人是卖棺材的?

  黄蓉确定山洞无人,于是把所有的棺材板全翻了来看,终于给她找到玉女心经的痒伤法,接着我们继续寻找冰床的位置。

  我们找了很久,来到一个冰冷的山洞,山洞里面寒气逼人。

  黄蓉拖着我走进去,看山洞的中央放着一张,冰结而成的床,他们称这叫冰床,黄蓉高兴呼叫:找到冰床了!

  我心里很高兴,可是我想有必要到此痒伤吗?

  我和黄蓉继续在洞里搜索,发现藏有很多色情文章,我随手拿起一本来看,原来是名作母爱的无奈!

  黄蓉向我解释玉女心经,要如何运气之法,我都一一记下了,但我发现原来治疗篇,最后一项写着,一定要有一男一女,阴阳相配之下,才能使用,因为这样才能抵得住,心经所产生的阴寒之气!

  这一点可为难我们了,我到那找一个女人和我练玉女心经呢?

  「蓉姐!我看还是算了,反正我的伤不是得重,过两天就会复原!」我说。

  「小强!除了治伤以外,我的目的是想增进你的功力,要不然你怎能对抗张召重呢?何况你还要帮紫月疗伤,如果他再攻系你,那你性命可难保了呀!」

  「蓉姐!我明白您的苦心,您说得也对,我的功力恢复后,又要帮紫月疗伤,如果那个时候,我遇上张召重就死了,但这个治疗法要一男一女呀!」

  「小强…。难道我不是女的。。吗?」黄蓉很羞的说。

  「蓉姐!您没看清楚痒伤的过程吗?」我问。

  「有!我知道很清楚!」黄蓉说。

  「这…太委屈您了!」我感激的说。

  「小强!别这么说!快开始吧!」黄蓉很羞的答。

  玉女神功的痒伤法,除了要用一男一女之外,两人还在把衣服脱光,到最后一层的时候,还要拥在一起,真是不可思议!

  我想要是现代医院治疗法,护士要赤裸拥抱病人就好了!

  黄蓉背着我脱掉身上的薄纱,我也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了,可是黄蓉她脱了很久,还没有脱完。

  「蓉姐!您怎样了?」我问。

  「小强…我不会脱。。那个…!」黄蓉不耐烦的说。

  我想起黄蓉可能不会脱胸围,于是走上前帮她一把。

  走到黄蓉的面前,她解胸围的前釦,还是解不开。

  「蓉姐!让我帮您解!」

  黄蓉的脸红了一片道:「这个东西真麻烦,还是穿肚兜就比较方便!」黄蓉说。

  「我相信您穿肚兜一定很美了!」我道。

  黄蓉低下头不说话,也许真的害臊了!

  我的手伸到黄蓉的胸前,握着她的乳房,然后用手指穿过她两乳之间,把胸围的釦一解,胸杯从两旁弹开了,一对诱人的乳房,又在我眼前出现了!

  黄蓉吓得忙用手遮住两个乳头,我顺便也帮她把内裤脱下,于是蹲下把她的内裤一拉,结果我的视线全给阴毛遮住了!
 
  「小强!我说过这里让我自已脱行了!」黄蓉撒娇的说。

  我看见黄蓉那一对娇人的乳房和诱人的山谷后,鸡巴即刻高高的挺起,龟头好像很有礼貌,不断的向黄蓉点头。

  「蓉姐!不好意思!现在我们该怎样?」我问。

  「没关系!我们快到冰床上吧!」黄蓉拉着我的手说。

  黄蓉的手指很滑,她全身的肌肤晶莹通透,嫩红的乳头,乌黑的阴毛,还有一对修长的美腿,真是迷死人了!

  我和黄蓉上到冰床盘坐着,全身感到冰冷,还有一股寒气从罩丸直达丹田,我的鸡巴被这寒气一侵,马上软了下来!

  「蓉姐!很冷呀!您看我下体都…软。。!」我道「小强!那我们快开始!」黄蓉说。

  黄蓉伸直双手将她的手掌,和我的手掌贴在一起,然后我们便闭上眼睛,照着秘笈所教的方法,聚精会神运气!

  我们互相把真气流遍全身,不知不觉我们照秘笈所教,已将阴阳之气运行九大命门,果然渐渐觉得身体暖和了很多,可是我们还不能分开,一定要经过六个时辰,我们只好相对坐着了。

  我望着黄蓉觉得她越看就越迷人,尤其是她的乳房,不禁让我体内的慾火升起,阳具又再挺起,我明白为何秘笈上,要男女赤裸身体疗伤,原来是让慾火加速血气运行,果然我觉得体内的力量,开始增加了不少!

  到了第二层心法,就要把一只手收回来,另一只手要沿着对方手掌,从手臂慢慢移到对方的肩脖,然后直到对方的心脉!

  「蓉姐!到第二层心法了,要继续吗?」我问。

  「小强!当然要继续,怎能半途而废呢!来吧!」黄蓉脸红的说。

  于是我和黄蓉便照着秘笈所教,我们把贴在一起的手掌,慢慢沿着手臂到肩脖,然后直到心脉!

  当我的手抵达到黄蓉的心脉,就是手掌已摸到黄蓉的乳房上,当我的手碰到她的乳房,发觉她的乳房很有弹性,洁白无瑕,我的手掌感觉,那小小粒的乳头正在发涨,而我的阳具也一样的挺着。

  黄蓉脸上羞怯,娇憨,不敢正面望着我。

  我喜欢她此刻的羞容,令我起了一个冲动的念头,想过去拥她入怀,可惜要等到第三层,我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小强!聚中精神!别胡思乱想,要不然就前功尽弃!」黄蓉说。

  对!我不能前功尽弃,我要忍!

  终于!第二层成功的渡过了,只要过了第三层便大功告成,不禁使我沾沾自喜。

  我和黄蓉过了第二层之后,手掌终于可以放下了,现在才发现原来手很酸痛!

  「蓉姐!奇怪为什么第三层要互相拥抱呢?有什么用呢?」我不解的问!

  「小强!你不会不明白吧!」黄蓉说。

  「我真的不明白呀!蓉姐!」

  黄蓉很羞又很难开口似的,最后她过是提起一口气的告诉我。

  「第三层的拥抱就是说。。男。。和。。女。。要…行。。房…!」黄蓉低头的说。


  「什么行房?那不是做爱吗?蓉姐!您是指我要和您做爱?」我假装受惊。

  「小强。。是。。的。。要。不。然。。你那有。。女人。。呢。!」黄蓉脸红的说。

  「蓉姐!这太委屈您了!」我兴奋的说。

  「小强!别说了…我。。。羞。。呀。。!」

  我突然想起黄蓉是一个小气的女人,如果我和她做爱后,日后会不会有麻烦呢?这一点我不能不防,而且我还有紫媚和林嫂,最后我决定向她说清楚,免得日后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蓉姐!您和我做爱的目的是想帮我疗伤?还是有别的目的?」我问。

  「小强!你放心!我的目的是想替你疗伤,好让你日后可以对付张召重,算帮我报回迷药一仇,我也不会要你娶我,你放心!」

  「蓉姐!这不是太委屈您了吗?」

  「小强!别说那么多了,我会不好意思!」

  「这…好吧。。谢谢。。您。。了。。!」我太高兴了!

  我简直不相信我竟然可以和黄蓉做爱,而且还是在古墓派的冰床上做,要是小龙女也在的话,就会更加兴奋了!

  「蓉姐!要怎样开始呢?」我问!

  「小强!你怎么这样回我呢…。好羞。。!」黄蓉脸红了!

  「蓉姐。。我对和女人做爱很陌生,而且我现在又很紧张!」

  「小强…。你。。就。。做。些前凑。。吧…!」黄蓉小声的说。

  「蓉姐…前凑…前凑。是什么呢…?」我假意不知道。

  黄蓉可真的给我气死了,相信此刻她的心情比我更紧张,更着急!

  「小。。强。。前凑。。就是…过来抱我…亲我…摸。。我呀。。

  你怎么像靖哥哥那样笨呢?我真的。。给。你…气死了」黄蓉的脾气又出现了!

  「蓉姐。。您别生气。。我。。照做。。就是。。!」我说。

  我过去用手搭在黄蓉的脖子上,我和她四目相投,她脸上的羞怯和娇憨的神情,我忍不住在她脸额上亲了一下,她像小鸟依人一样,把身体靠了过来!

  我轻轻拨了黄蓉头上乱了的头发,这个细心的动作,令她露齿一笑,看见她的珠唇和雪白的牙齿,忍不住冲动吻在她的珠唇上!

  我忘记她已经几百年未擦过牙了,还不断的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

  亲了片刻,离开她的珠唇接着便亲她的耳珠,我在她的耳边小声问:「蓉姐!我的手现在可以摸妳吗?」

  黄蓉真的发娇了,她手握起拳头,轻轻打我的胸膛。

  「小强…你坏。。死了。。你要摸。就摸。。吧。!」发娇的语气。

  我的手伸到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摩,还用手指捏捏她发硬的乳头,我嗅到她身上传来芳香味,不禁令我陶醉迷乡!

  我一直沿下的亲着,终于我的嘴亲在她的乳房上,雪滑的皮肤,反而让我担心,我脸上的须根会弄痛她,只好改用舌头去舔,那嫩红的乳头。

  当我的舌头舔她乳头的时候,她的身体像小蛇般扭动,我最喜欢她挺而实的乳房,最后我把她嫩红的乳头,含在嘴唇上用力的吸了几下!

  这个动作足令黄蓉的身体,不停的扭动,这显示她春情已发,在寻找适当舒泰的方法!

  我的吻如下雨般的密,一直沿下的亲着,从乳房的底部到,小腰,肚脐,这个地方是我最喜欢的,既纤细又柔滑,我享受吻所带来的快感,她也开始呻吟,而她的呻吟的声音,有如乳燕莺啼。

  我的手不小心碰到她的阴户,原来她的阴毛已经湿了一大片,我用手指在她的小溪上一扫,她的双腿马上一缩,全身颤抖了一下,口中不禁的喊了!

  「小强。。别太。。激。。我。很。久。。没…试。。慢。慢。我怕。。受。不了!」

  黄蓉哀求我的动作别太激动,想不到我竟然可以用几根手指,征服这名女侠!

  内心的满足感让我得意忘行,马上把身体压在她上面,用双脚分开她的双腿,把中间烧红的阳具,抵住她已湿了的洞口!

  她闭上双眼似乎在准备,接受暴风雨的来临!

  我提着我的阳具,用我的龟头,强行拨开她两片阴唇,朝着洞口硬生生的往她洞口塞,最后黄蓉不得不出手,握着我的阳具,为它带路!

  「小强…要慢。。别。。太狠。。我太久。。没做过…而且。我下面。的洞。很小。。

  你千。

  万。别。。粗。。鲁。。我。会痛…慢。慢来。我。带它。进去。。!」

  渐渐,我的龟头挺进一个暖暖的洞里,龟头被两边的阴壁包围着,那种感觉真舒服,她的洞还有一种吸力,让我的阳具不断想插进去的冲动!

  「啊。。小。强。。你的太。。大了。啊。我下面很涨。。啊。。慢慢。。进…!」

  黄蓉被我的阳具插进去后,全身不停的扭动,她的手指用力的抓我的背肌,她这一抓痛令我更加的狂野,臀部用力的一推,结果把整条阳具插了进去。

  「哇。。小强。你。太狠。了。啊。。很涨。呀。。好久。没。试。。过。。啊!」

  阳具插进黄蓉的阴道里,感觉她的阴道好像想吞噬我的阳具,于是我轻轻的抽插,每一下抽插都把她阴道里面的淫水,给抽了出来!

  黄蓉的臀部迎合我的动作,双腿紧紧扣着我的臀部,彷彿怕我的龟头滑出来,她的一只手也揉搓自已的乳房,此刻她接近疯狂!

  「啊…你插。。得。很深…啊。。我…来…了…你。。别动…啊…!」黄蓉叫喊!

  黄蓉的高潮来了,她利用臀部把子宫顶着我的阳具,双腿紧紧合闭,不让我的阳具退出来,她的阴户在抽蓄,身体在颤抖!

  我的龟头感觉黄蓉的子宫,流出一些暖暖的液体,令我的龟头酥酥麻麻,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把体内澎湃的精液,如贯喉般一一涌出,配合强而有劲的阳气,喷射到阴穴的最深处。

  「啊…射得太美妙了…很热的暖精。。啊…好久没。。试过。。这滋。。味。。了!」

  黄蓉的阴户再一次抽蓄,她这次的颤抖,比上一次来得剧烈,或许她又来了一次吧!

  射了精之后,我和黄蓉双双躺在冰床上喘息,我们都在享受这一刻的寂静。

  最后我送上亲密的一吻,结束了这次愉快的性爱!


  我们各自穿好衣服后,便走出古墓打算回地府,当我们经过全身教的后山,发现有个道士正在打飞机,黄蓉也看得目瞪口呆!

  我趁机戏弄黄蓉。

  「蓉姐!您看他在…。!」我指着道士说。

  黄蓉一看之下,满脸通红羞着说:「想不到丘道长也会做如此荒唐之事,可想而之你们男人,都不是一个好东西,天下间只有靖哥哥最正经的了!」黄蓉有感而发!

  「什么那个道士就是丘处机?」我问!

  「是呀!他就是长春子丘处机丘道长!」黄蓉说。

  「想不到一代宗师的也是这样!蓉姐我们走吧!」我说。

  正当我们继续走的时候,迎面来了三个孤魂,我随手扬起玄光镜一照,出现王重阳,林朝英,周伯通通辑犯十二个字,我马上将身上铁链一抛,轻易将他们三个锁上。

  我心中暗叹侥幸,这一趟总算没白走,于是把他们三人锁了手扣和脚链。

  「王重阳,林朝英,周伯通大胆!死后不到地府报到!」我喝骂!

  三个其中有一个不停的乱跳,还破口大骂,突然说:「黄蓉姐姐!怎么会是妳呢?」周伯通大叫!

  「您两位就是王重阳和林朝英前辈?」黄蓉大吃一惊!

  「这位女侠妳是…?」王重阳问道。

  「她就是黄老邪之女小东邪黄蓉呀!」周伯通说。

  「拜见王前辈!在下是黄药师之女黄蓉!」

  「原来是黄药师之女!」王重阳道!

  「你们为何不到地府报到,要当游魂夜鬼呢?」黄蓉问。

  「黄蓉姑娘!妳不知道的!我们生前被古老的教规约束,不能共结连理,遗憾终生,而且我们的儿子,小时候受惊,三魂七魄不见了一魄,我们为了想让他能重新投胎,所以苦寻那一魄,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又怎能到地府报到呢?」王重阳苦叹道!

  「什么?周大哥是你们的儿子?怪不得周大哥会疯疯癫癫,像个小孩子似的!」黄蓉恍然大悟的说!

  「妳才是疯疯癫癫,我很正常的呀!」周伯通吵着说。

  「为什么周伯通又会姓周呢?」黄蓉问。

  「我们怕遭人闲语,伯通出世后,便把他送给一家姓周的,那知道周家的人不幸遇害,我便从抢匪中救回伯通,最后便收留他在全真教!」黄重阳说。

  「对呀!使者大人您可以帮我们,找回我儿子遗失的那一魄吗?」林朝英道。

  「这我可不知道,要问阎王看他是否能帮上您了!」我说。

  「英妹!算了吧!我们放弃别再找了,好吗?」王重阳问。

  「好吧!阳哥!我也累了!」林朝英说。

  我于是押他们三人回地府了!

  念起咒语很快我们又回到无常殿,果然一语防身,世界通行!

  「三位前辈!你们暂时要还押监牢,委屈了!」我说。

  「是的!大人!请您记得帮我向阎王求求情!」王重阳道。

  「记得多派人来服待我呀!要不然我把地府给拆了!」周伯通说。

  「儿了!在地府你不可以放肆呀!」朝英说。